手机基带芯片往事

2019年04月28日 作者:satoll

美国时间2019年4月16日,英特尔宣布放弃5G基带Modem业务。iPhone回归高通的消息放出,高通股票一小时内暴涨近25%。

 

引子

12年前,乔帮主发布第一代iPhone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不太有底气的。在发布会前乔布斯整整排练了6天,但是问题不断:iPhone不是打不了电话就是上不了网。更糟糕的是,当时英飞凌提供的基带芯片连3G都不支持,而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早4、5年就有了3G手机。

为了赶运营商AT&T的暑期档和敲定绑定合同,乔布斯不得不提前发布了iPhone一代:一个半成品,一个只能打电话的音乐播放器,因为它还没有应用商店不能装软件,汉字也不能输入,而其发售还要等半年后才开始。

iPhone仓促的发布使得谷歌得到充足的时间来模仿和学习iPhone,并在第一代安卓机发布时就完全赶上iPhone的进度,直接提供3G支持和应用商店。此后,安卓的市占率一路飙升把iPhone甩在后面。原本认为自己遥遥领先至少两年的乔帮主震怒地说到:“我要用尽苹果400亿美金的存款,发动一场热核战争,来摧毁安卓,because it's a stolen product.”

回过头来看,苹果当初为什么选择了当时并不领先的英飞凌作为主通讯芯片提供商呢?新入行半导体圈的朋友,也许不知道2G-3G时代手机芯片竞争之惨烈,我们慢慢回顾一下。

 

一、群雄争霸

在模拟手机(1G)时代,摩托罗拉是毫无疑问的老大,占据超过7成的市场份额。而其半导体部(后来的Freescale),当年也是非常强悍,比如给苹果电脑的CPU性能比英特尔还强半代。

欧洲国家为了干翻摩托罗拉合伙搞了GSM标准后,相关手机也纷纷出炉,平均一个国家一个吧:芬兰诺基亚,瑞典爱立信,德国西门子,荷兰飞利浦,法国阿尔卡特等。这些厂商不仅做手机,也自己做手机基础网络设施(基站等),多半还能做芯片,个个是全能。

有意思的是,好像没看见英国手机品牌。后来倒是一家曾叫橡果(Acorn)的英国公司倒是横扫世界。苹果放弃Newton平板后,真正慧眼识珠的是TI,TI在诺基亚商务机6110开始引入ARM7并独家贡献了7成收入给橡果,使得ARM又熬过10年大翻身。

美国的半导体厂商情况比较复杂,做手机主芯片的公司一堆,比如TI、Skyworks、ADI、Agere、Broadcom、Marvell、Qualcomm等。但是手机大厂基本就摩托罗拉一家,人家自家有芯片还很强。所以这些公司的纷纷跨海寻找客户,引起一团又一团的乱战,最后又纷纷栽倒。

值得分析的是,这么多厂商蜂拥挤入GSM,一方面说明了手机市场的爆发,另一方面说明在2G时代做手机芯片技术门槛并不高。

不过,不像今天手机核心芯片集成度很高,那时的各家设计真是百花齐放,今天一个芯片可以完成的工作,当年用MCU+DSP+ROM等十几个芯片和分离器件是很正常的,各家的套片和开发工具都不一样,调试更是麻烦。这给手机厂带来巨大的不便,对手机厂技术能力的要求非常高。设计一款手机的板子非常耗时,因此后来各种Design House纷纷出现,为原厂直接提供设计原型或模组。

 

三、欧洲手机芯片的归宿

1999年,西门子半导体部分拆独立,这就是英飞凌(Infineon)。我刚开始在英飞凌上班的时候,西门子手机是标配。公司还有个奇怪的福利,就是手机如果丢了的话,还能再买一个免费报销。现在想想也许这不算福利,手机丢了让你别犹豫赶紧买一个别耽误工作:-)。

西门子手机的质量真是好,感觉拿它当榔头敲钉子都不会坏。但是在那个手机没啥功能的年代,外观比内涵更重要,西门子这种慢公司真的是不太玩得转。2005年,在试图卖给摩托罗拉失败后,财大气粗的西门子居然倒贴3.5亿欧元把手机部门送给台湾明基(Benq)。然后不到一年,当时世界第一大手机代工厂明基的自有品牌梦就破灭了,原因还是德国人所谓的工匠精神太慢了。

在西门子手机不灵光的时候,单一大客户的英飞凌无线部门原本也摇摇欲坠。2005年,英飞凌奋力推出业界领先的面向100美金低价手机单芯片解决方案X-Gold,一时间吸引并成功打入诺基亚、LG、三星和康佳、中兴等中国厂商。

同时,秘密研发iPhone的乔布斯,也正在寻找一款高集成度功能简单的基带芯片。这个我们留到后面再说。

放弃西门子手机后,我改用了飞利浦9@9c,这款手机除了轻便好看,还有个神奇的特性,就是能待机一个月。出个差都不用带充电器,在今天简直是神话。

1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