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个机器人女朋友会带来多少麻烦?

2019年03月19日 作者:satoll

诸如扫地机器人等机器人已经在人类生活中起到了弥足轻重的作用,人类愈发重视机器人对人类社会发展的价值。正如许多科幻大片上演的那样,人类对机器人的依赖实在是利弊相伴的,一旦弄巧成拙,人类可能陷入伦理道德以及人身、信息安全的泥沼之中。本文作者 FRANCIS X. SHEN,将视野移至一个特殊的机器人类别——性爱机器人,并对此带来的法律、安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文章原题为:Sex robots are raising hard questions。

从《德拉吉报道》(Drudge Report)到《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性机器人正迅速成为有关性和两性关系未来的美国国民话题的一部分。在这些头条新闻的背后,许多公司正在开发旨在为人类提供陪伴和性愉悦的机器人——其中一些已经上市。

性爱玩具和玩偶通常在隐蔽的商店里出售,藏在壁橱里。与之不同的是,性爱机器人可能会成为主流。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一半的美国人认为,与机器人发生性关系将在50年内成为一种普遍的做法。

作为一名研究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和法律的学者,我对性机器人背后的法律和政策问题很感兴趣。我们如何规避这些风险?与性爱机器人亲密接触将如何影响人类大脑?和一个孩子气的机器人做爱合乎道德吗?那么性爱机器人到底是什么呢?

定义“性爱机器人”

“性爱机器人”并没有一个普遍接受的定义。“这似乎并不重要,但对任何治理或禁止它们的提议来说,这实际上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主要的难题是如何区分性爱机器人和“性感机器人”。仅仅因为机器人对人类有吸引力,能够提供性满足,它就配得上“性机器人”的标签吗?

人们很容易把它们定义为性玩具,即把重点放在它们的主要用途上。在美国阿拉巴马州,美国唯一一个仍然完全禁止销售性玩具的州,政府对其的定义是“主要用于刺激人类生殖器官”的设备。

将这一定义应用于性爱机器人的问题在于,后者提供的服务越来越多,远远超过性爱。性爱机器人不仅仅是带有微芯片的玩偶。他们会使用自我学习算法来调动伴侣的情绪。

考虑一下“马克 1”机器人,它很像演员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它经常被贴上性爱机器人的标签,但当我采访它的创造者马子恒(Ricky Ma Tsz Hang)时,他很快澄清说,Mark 1并不是一个性爱机器人。相反,这些机器人的目标是协助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从准备孩子的午餐到陪伴年长的亲戚。

当然,人类能够熟练地驾驭性和非性语境。如果机器人也能做到这一点呢?我们如何概念化和控制一个机器人,它可以从白天的“和孩子玩”模式切换到晚上的“和大人玩”模式?

棘手的法律问题

2003年,美国发生了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最高法院推翻了德克萨斯州性相关的法律,并确立了一些学者所称的性隐私权。

目前,各州对性玩具销售的限制存在分歧。到目前为止,阿拉巴马州的禁令仍然有效,但我怀疑所有的性玩具禁令最终都会被废除。如果是这样的话,各州似乎不太可能大规模限制性爱机器人的销售。

然而,对儿童性爱机器人的禁令可能有所不同。

目前还不清楚美国是否有人已经拥有了一个像孩子一样的性爱机器人。但儿童性爱机器人促使美国众议院两党通过了一项法案,即《限制电子性爱机器人法案》(ic robots Act,简称CREEPER)。该法案于2017年推出,6个月后获得一致通过。州政府的政客们肯定也会效仿,我们很可能会看到许多禁止儿童性爱机器人的尝试。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些禁令能否经受住宪法的挑战。

一方面,美国最高法院认为,禁止儿童色情制品并不违反第一修正案,因为在限制儿童色情制品对所描绘的儿童的影响方面,国家有着令人信服的利益。然而,美国最高法院也认为,1996年的《防止儿童色情制品法》在试图禁止“不描绘真实儿童的儿童色情制品”方面的规定过于宽泛。

孩子气的性爱机器人是机器人,不是人类。与虚拟儿童色情作品一样,儿童性爱机器人的开发不需要与任何儿童互动。然而,也有人认为,儿童性爱机器人会产生严重的有害影响,迫使政府采取行动。

1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