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曾比ARM还火的架构即将开源!MIPS真的会挫伤RISC-V吗?

2019年01月04日 作者:糖悦之果飞

2018年,是硬件开源起势的一年,是继ARM称霸移动市场多年后,RISC架构名望再涨的一年,更是我国自主造芯的热情高潮迭起的一年。

这一年,RISC-V迅速崛起并扩张生态,诸多半导体公司和科技巨头热情加盟,国内外的RISC-V产业联盟都做得风生水起。智东西曾纵览国内外RISC-V浪潮(深度:AI芯片新风口!阿里华米已入局,将撼动ARM地位)。

师出同门的RISC-V和MIPS,在前者如日中天之时,后者却屡遭“卖身”。作为一个35岁的硅谷老前辈,MIPS却在今年年中被7岁的AI新秀Wave Computing收入麾下,一个开源大计也开始默默地在硅谷生根发芽。

经过6个月的酝酿,赶在2018年的尾巴,Wave Computing贯彻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统一作风,在芯片界抛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宣布MIPS今年Q1开源!而这距离Wave收购MIPS只有短短6个月。

日渐边缘化的MIPS能否靠开源计划重返主流市场?如果这个计划提前半年公布,RISC-V是否还有今日之备受瞩目?它是否会对RISC-V造成冲击?又对采用MIPS架构的老玩家们意味着什么?

智东西走访国内外多家知名芯片企业,梳理了MIPS开源计划为其生态及Wave的AI大计带来的优势,并从生态、市场、社区、专利和技术五个方面进行剖析,力图复盘一个完整的MIPS开源布局。

从ARM前辈到声势渐微:江河日下的MIPS

MIPS全名为“无内部互锁流水级的微处理器”(Microprocessor without interlocked piped stages),是基于精简指令集(RISC) 的衍生架构之一。

它曾比ARM还要火,是安卓系统支持的三大处理器平台之一,却最终在生态的较量中铩羽而归。

也许是学院派出身使得MIPS对商业化不慎敏感,也许是长期寄人篱下和几度被转手的经历削损了MIPS的锋芒,再加上MIPS在移动时代的反应迟钝,以及架构授权带来的硬件落后等种种问题,致使MIPS在市场中的地位和知名度都开始裹足不前。

1、 移动败阵,荣光不再

作为精简指令集(RISC)的先行者,MIPS架构其实算是ARM的同门师兄,比ARM的诞生还早六年。甚至在1991年就推出了64位的设计R4000,而ARM到2012年才大范围推广64位处理器设计。

早期MIPS公司是对标英特尔,面向中高端市场输出产品。Pacemips、IDT和东芝等半导体公司在MIPS发展早期采用了其设计来制造芯片,生产的芯片被用于索尼游戏机、Cisco的路由器和SGI超级计算机等终端设备。MIPS在家用路由器市场的垄断地位延续至今。

MIPS是业界应用广泛的可扩展处理器架构

不过,在后辈ARM果断踏入移动时代的大门并迅速完善生态时,MIPS却固守在高清盒子、打印机等原来的市场,反应迟缓、技术限制以及学院派风格等原因,使他们失去了2007-2017年这移动手机市场火速爆发的关键十年。

2、几度卖身,颓势难挽

自1984年被来自斯坦福大学前校长John Hennessy创立以来,命途多舛的MIPS公司,先后在Silicon Graphics、英特尔、Imagination Techologies、Tallwood Capital和Wave Computing手下几经辗转。

Silicon Graphics使用MIPS的产品打造了业界首个多处理器服务器,并于1992年收购了MIPS公司。随后SGI遇到困难,英特尔接管了其服务器CPU业务,在1998年将MIPS进行IPO。

当MIPS兵败如山倒之时,英国公司Imagination在2013年花1亿美元收购MIPS,并带动起业界对MIPS新的热情,英特尔、苹果、联发科等大客户纷纷伸出友好的手。

Imagination MIPS I6400 CPU框图

Imagination选择放弃手机市场这一攻不下的山头,开始从高性能CPU转向网络设备、物联网设备和其他低功耗应用的高能效处理器。

在2017年再度被Imagination以6500万美元的赔本价转手给Tallwood Capital后,MIPS终于在今年6月找到新的“归宿”——AI芯片创企Wave Computing。

1 2 3 4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