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重拳加码量子芯片,直接挖走高通一层楼的人

2018年10月18日 作者:hello

微软重拳加码量子芯片,直接挖走高通罗利数据中心一层楼的人。

今年中秋节,在国人还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时,美国政府在白宫举办了量子信息与计算科学峰会,试图实现政府、企业以及学界的联动,抢先中国占据量子计算的技术制高点。而就在中秋的前一周,美国国会还通过一项支持量子计算机发展的法案。

近期量子计算技术不但在国家层面呈现出燎原之势,科技巨头们也趋之若鹜。上周据The Information消息,微软挖走高通大批芯片人才,试图自研量子芯片,使其量子计算机研发更加可控,以此参与到量子霸权之争。

透过微软挖角高通背后,我们可以看到微软在量子计算领域长达十多年的布局,而如今在巨头争夺量子霸权下,微软也加快了这一步伐。

微软挖角高通,为自研量子芯片

一直都致力于发展量子计算的微软从高通挖走一批芯片人才,这个消息一周前由外媒The Information爆出。

据报道,微软今年6月开始就陆续从芯片巨头高通挖人,目前微软已经挖走高通技术副总裁Muntaquim Chowdhury、高通芯片设计经理Ketan Patel以及核心芯片工程师Muntaquim Chowdhury、Thomas Speier、Michael McIlvaine、Wayne Smith等人。历时数月的挖角工程最直观的体现是,高通罗利数据中心的一整个楼层直接被微软接管了。

这批被挖走的工程师此前都在高通数据中心工作,被挖走后在微软研发用于量子计算机的处理器。

相关工程师的领英更新也从侧面佐证了此次挖角风波:

高通公司技术副总裁Muntaquim Chowdhury以合伙人兼设计师的身份加入了微软,此前他在高通工作了24年,还于2016年2月至2018年7月担任Server CPU的首席设计师;

▲Muntaquim Chowdhury领英履历

高通高级主管兼ARM处理器的核心设计师Thomas Speier以首席设计师的身份加入微软,此前他在高通工作了十五年;

高通高级技术总监Michael McIlvaine以首席设计师身份加入微软,此前他在高通工作了十五年;

Michael Underkoffler今年六月份加入微软,职位是合伙人兼工程经理,此前他是高通高级工程总监,从事ARM处理器设计工作。他的领英资料上表示,他正在打造“基于经典计算机体系结构的量子计算控制系统”。

此次挖角背后是微软的量子计算大计——微软正在研发能承受超低温的量子计算芯片。

这些被挖来的工程师也被收入位于微软总部的量子计算机团队,为微软的量子计算芯片研发注入一股强大力量。

高通与微软有十多年合作经历

据报道, 新入职微软的这批工程师正在研发一款处理器,这款处理器最终将进入微软正在研发的量子计算机。

量子芯片需要承受量子计算所需的极端低温,因为温度、磁场或电力等任何干扰都可能使量子计算机的基本单位量子位坍塌,所以这项技术十分具有挑战性,因而微软才大挖高通墙角来攻坚备战。

虽然此次微软从高通挖走大批人才,但双方此前在其他领域有过长达十多年的合作,最早的一次可追溯至2000年,彼时微软正在积极进军移动领域,需要高通CDMA数字无线技术的助攻就在今年,微软还计划在其云数据中心使用低功耗的高通芯片。

双方也实质性地表示了在量子芯片上的合作意向,并曾就一款能够承受量子计算所需的极端低温的芯片进行过探讨,但因合作初期高通身陷各种麻烦,双方的合作貌似没有取得进展。

今年的高通可谓是麻烦缠身,年初有博通收购风波的再发酵,后又有与大客户苹果的摩擦再升级,以及高通收购恩智浦失败。

对身陷桎梏的高通来说,为数据中心研发专用芯片成本过高,于是大幅裁员滚滚而来。据报道,有消息透露,到今年6月,高通的数据中心项目已遭大幅削减,数据中心本来有1000名员工,后来只剩下300名。

微软的量子计算机布局

量子计算机之所以相较经典计算机更“快”,是因为量子计算是利用量子比特的叠加态来进行运算。

在经典计算机里,存储的信息单位是比特(bit),比特使用二进制,也就是说一个比特表示的不是“0”就是“1”。但量子计算机的信息单位是量子比特(qubit),量子比特可以表示“0”,也可以表示“1”,甚至还可以是“1”和“0”的叠加状态(superposition),即同时等于“0”和“1”。

理论上,2个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每一步可以做到2的2次方,也就是4次运算,所以说,50量子比特的运算速度(2的50次方=1125亿亿次)将秒杀最强超级计算机(目前世界最强的超级计算机是神威·太湖之光,运算速度是每秒9.3亿亿次)。

而且,量子计算不仅“快”,还可以重新定义很懂程序和算法,颠覆医疗、军事、密码等众多领域,是技术革命的重要科技之一,也因此引来了各大科技巨头纷纷进军。

在这场科技界的顶级战役量子霸权争夺战上,微软已经进行了十多年的布局。

早在2005年,微软就开始钻研量子计算技术,由拓扑学(数学前沿领域)专家Michael Freedman领导成立量子研究实验室Station Q,并于同年投资旗下研究拓扑量子比特(量子计算的最基本单位)的团队,该团队提出可在半导体和超导体的混合结构中建造拓扑结构来保护量子比特。

经过十多年的技术积淀,微软于2016年宣布斥巨资开发量子计算机的原型产品,并于2017年的Microsoft Ignite大会上展示了拓扑量子位以及硬件软件生态系统开发方面取得的进展。

2017年的Microsoft Ignite大会上,微软还发布了为驾驭规模化量子计算机而专门优化的新的编程语言,让开发者能够编写量子程序——该程序在当前的量子模拟器上调试,并能够在未来真正的拓扑量子计算机上运行。

1 2

相关文章

  • 高通的崛起、鼎盛与隐忧

    高通公司是全球3G、4G与5G技术研发的领先企业,其技术专利和产品,几乎涉及了世界上所有电信设备和消费电子设备的品牌。凭借垄断性的专利和技术优势,高通在通信市场攫取了丰厚利润,但其商业模式却长期以来广受诟病。强势的高通,如今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挑战。 苹果在全球手机供应链体系中的强势,众
    2019年05月05日
  • 高通致命漏洞曝光:数十亿手机遭殃

    老牌代码安全审计机构NCC Group公布了40款内含旁路漏洞的高通芯片。 据悉,该漏洞允许攻击者窃取芯片内存储的机密讯息,漏洞或波及采用相关芯片的数十亿台Android设备。 这是一个编号为CVE-2018-11976的漏洞。NCC Group在去年3月发现并第一时间通知了高通
    2019年04月28日
  • 造芯要有硬实力——华芯通关闭

    本月的有底华芯通将关闭,关闭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是最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自身的技术能力不足。仅仅是依赖于高通的技术能力,是不足以立足于芯片产业的。 一方面是服务器市场,ARM阵营步履维艰。英特尔的X86结构的服务器芯片占有了服务器市场有绝大多数的份额,ARM想要从英特尔的嘴中抢下一块肉来,
    2019年04月23日
  • Nubia X 拆解:前后双屏设计的秘密

    如今手机正面的“全面屏”已经成为了智能手机的设计的一大趋势,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各大厂商都纷纷拿出了不同的设计方案。继不少手机摄像头采用潜望式结构之后,努比亚给出了自家的一套“全面屏方案”,就是在手机背面加入一块副屏,让手机成为一部双屏手机,后置摄像头也可以是前置,完美的解决了前置摄像头放置的问题。那双屏手机的内部到底是如何设计的呢?本期拆评就为大家带来 Nubia X 的拆解。
    2019年04月22日
  • [视频]拆解表明Xbox One S纯数字机型只是简单砍掉了光驱

    本周早些时候,微软终于发布了 Xbox One S 的纯数字版本。尽管有关这款新主机的重要细节早已泄露,但我们仍对其是否有硬件上的重大改动而感到好奇。事实证明,这款 Xbox One S 纯数字版本,几乎就是大家所想的那样 —— 一款砍掉了光驱组件的 Xbox One S 。几天前,YouTube
    2019年04月19日
tracer